欢迎访问安徽瑞丰水利建筑有限公司网站!
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
新闻中心

瑞丰水利建筑有限公司

联系我们

联系地址:蚌埠市蚌山区凤凰国际A座15楼

【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】淮河“新生之旅”

点击数: 2021-04-01 08:56来源:未知 安徽瑞丰水利建筑有限公司

【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】淮河“新生之旅”

 

1950年夏,安徽河南交界一场持续半月之久的暴雨,让本已沧桑的淮河直面洪涝灾害的威胁。

从那一年开始,新中国第一条全面系统治理的大河——淮河,开启了“新生之旅”。

一定要把淮河修好

千里淮河,流经豫皖苏鲁四省,古代的“四渎”之一,如今中国的七大江河之一。在孕育出光辉灿烂的淮河文化的同时,淮河也因洪涝灾害给流域居民带来了错综复杂的情感。

从大禹导淮到孙叔敖修芍陂,从黄河阳武决口到潘季驯“蓄清刷黄”……淮河水患历来被人们视为心腹之患,而治理之路迢迢。

“只有共产党人,才能真正把淮河治好。”回忆治淮往事,96岁高龄的淮河水利委员会原主任蔡敬旬历历在目。

大学毕业的第二年,也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,蔡敬旬随单位淮河水利工程总局从南京搬到蚌埠。此后不到一个月,国家治淮委员会在淮河中游岸边这座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——蚌埠成立。

“治淮需要多省协同,蚌埠地处淮河中游,拥有铁路枢纽,方便协调。”蔡敬旬说。随着治淮委员会的成立,蚌埠成了千里淮河的治理中枢,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在此汇集,最高峰时汇聚了10万人的治淮队伍。

在蚌埠这个治淮中枢,“蓄泄兼筹”的治淮方针传输到沿淮各个“毛细血管”,并延续至今。蔡敬旬认为,新中国治淮与过去治淮的最大区别,就在于这个方针,“我们可以相互协作,团结一致,让不可能成为可能。”

1951年5月,绣着毛主席题词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”的四面锦旗,被送到治淮委员会及河南、安徽、江苏三省的治淮机构。

参与淮河治理的干部群众欢欣鼓舞,新中国的第一次治淮高潮,拉开了序幕。

再掀治淮高潮

因为独特的地理条件,淮河流域的暴雨灾害总是“隔三差五”就会来一次。

1991年的暴雨,比往年来得更早、更猛。此前一年刚从水电五局调任淮河水利委员会领导岗位的赵武京,通过组织两个“大干100天”,让工期严重滞后的板桥水库复建、黑茨河治理以及邱家湖退堤工程取得显著进展。

“就在一切向好的时候,淮河给我上了一堂难忘的警示课。”82岁的赵武京回忆,那一年,暴雨洪水连番袭击江淮地区,平原积水严重,大面积小麦霉烂减产。

洪水尚未退尽,国务院召开治淮、治太会议,做出《关于进一步治理淮河和太湖的决定》,提出实施以防洪、除涝为主要内容的治淮19项骨干工程。

淮河治理,又一次掀起高潮。

大水后的第一个冬春,主要是修复水毁工程。“点多线长面广,设计工作是关键。”赵武京回忆道,他们与沿淮各省水利厅分工合作、组织力量,一方面连夜加班赶设计,另一方面进行现场审批设计,满足各地急于开工的需要。

“岗位目标责任制”在如今的工程管理上早已被普遍应用,但在当时的淮河治理中仍是新鲜事。从1993年开始,淮河水利委员会在全委推行“岗位目标责任制”。

“年初我和各处室主要负责人签订责任状,实行月检查、半年初评、年终总评,奖惩分明。”赵武京说,就这样一年接着一年向前奔,一道道“束水卡口”被拓宽,一段段大堤得到加固,一座座水库和闸涵建成或加固,一条条省界支流得到治理。

20世纪90年代治淮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,进一步提升了流域抗灾能力,经受了1996年、1998年、2003年、2007年等多次大洪水的考验。

与淮河同成长

2020年,淮河流域再一次发生暴雨洪水。7月20日,被称为“千里淮河第一闸”的王家坝闸第16次开闸蓄洪。从接到撤离指令,到非安全区人员全部完成转移安置,180平方公里蓄洪区前后只用了7个小时。

“水利设施,早已今非昔比。”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原总工程师王玉太说。

从最初的“人海战术”,到“铁甲之旅”,再到人工智能、信息技术,我国走出一条人水和谐、保护与治理相结合的科学治理淮河之路。

在淮河水利委员会,不少人的书架里都放着一本《淮委劳模风采录》。这本2013年编印的书籍,记录了自1977年至2012年底,23位在治淮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事迹。

一批批工程建设、防汛抗旱、抢险救灾、规划设计、水文预测领域的治淮先进模范,与“新生”的淮河共同成长。

去年治淮70周年时,赵武京特意写了一首长诗《治淮情缘》。诗中,赵武京写道:“耄耋之年心不闲,修淮之愿仍未眠。”